最准的一肖中特|白小姐一肖中特这其是什么肖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 >> 頭條
  • 網站分享
    最准的一肖中特
“揚州書畫三百年”特展暨國際學術研討會昨開幕
發布日期: 2019-04-04 09:18  訪問量:       來源: ?揚州日報;       

4月3日上午,“揚州書畫三百年”特展在迎賓館華芳園拉開帷幕,百余件石濤、李寅、鄭板橋等代表作真跡集中亮相,系統展現了清初至民國三百年間揚州書畫的整體風貌。下午,專家學者還就揚州書畫三百年間的發展作論壇研討。一場書畫雅集,一次思想交鋒,為揚州書畫愛好者帶來了精彩的藝術盛宴。

據悉,展覽將持續至4月13日,其間,還將開展國際學術研討會、主題學術報告、專家導覽等活動。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理事長、文化部原副部長、國家文物局原局長勵小捷,副市長劉禹同出席開幕式。

此次活動由市委宣傳部、市文廣旅局、市文聯、蜀岡-瘦西湖風景名勝區管委會聯合主辦。

一場書畫雅集,串聯揚州書畫三百年

走進展覽現場,陣陣墨香撲面而來,帶著厚重感,又夾雜著清新之風。隨之映入眼簾的,是一座樸實又不失文化韻味的屋子,“大滌草堂”四個字將參觀者拉進書畫巨匠石濤晚年在揚的生活場景之中。

再往里走,如入書畫盛境,屋內展出的六件作品均為從海外征集到的石濤真跡。其中,《杜甫詩意冊》十開,為張學良將軍舊藏,曾是其心愛之物,多年隨身攜帶,錦套由張夫人趙四小姐親手縫制,該作品為石濤寓居揚州時期的扛鼎之作。此外,由臺灣畫家黃君璧收藏的《竹西之圖》卷和美國藏家收藏的《邵伯帆影圖》《竹西雅集圖》,都是石濤晚年居住于揚州時,以揚州的人文風物為藍本而創作,是研究揚州清代文化的重要資料。

環繞著“大滌草堂”,從清初李寅到清中期的“揚州八怪”、揚州太守伊秉綬,到清后期的王小梅、陳崇光,直至民國的吉亮工、陳康候等眾多名家的作品依次陳列,一幅幅作品串聯起了揚州書畫三百年的歷史脈絡。

“經過全球征集,此次展覽共精心挑選出百余件揚州書畫三百年間、來源可靠的真跡精品進行集中展示,部分重要作品為北美和歐洲收藏家的藏品,首次在國內展出。”南京博物院副研究員龐鷗介紹,此次展出的“揚州八怪”作品精而全,共有45件,僅“揚州八怪”代表人物之一鄭板橋就有11件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鄭板橋作品中行書《滿庭芳》,高達4米多,字與字、行與行之間,參差錯落、疏密有致,猶如銀河珠瑚瀉池,氣勢俱貫,是目前可見鄭板橋存世尺寸最大的書法作品。

撫摸先輩脈搏,感悟標新立異藝術追求

上午10:30,短暫的開幕式結束后,展覽正式對公眾開放。展廳內雖人頭攢動,卻鴉雀無聲,參觀者多在畫作前駐足,他們看的是先輩大家們的筆鋒筆法,品的是揚州畫派的創作精髓,悟的是揚州畫派綿延三百年的傳承脈絡。揚州畫派領異標新的藝術追求猶如一汪清泉,在參觀者的心頭蕩滌。

沿著清初直至民國這條橫跨三百年的時間軌跡走下去,揚州女畫家姚丹輝幾乎在每一幅作品前都停留許久,細細觀摩。“看著這些作品,如同撫摸著三百年前書畫先賢們的脈搏,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,做學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需要經年累月的積累與沉淀。”姚丹輝說,這也警醒當今的藝術家要尊重傳統,戒掉浮躁,靜下來思考如何繼承傳統、發揚傳統。她感嘆,此次展覽對于揚州的書畫家們來說,是一次絕不能錯過的學習機會。

揚州文化學者韋明鏵對藍瑛的一幅《藍瑛畫維揚舟次》格外感興趣,他反復端詳畫中的情境,并拍照記錄,“藍瑛是明末浙派畫家的代表人物之一,他在崇禎年間曾在揚州一帶活動,這幅作品應該就創作于當時。”韋明鏵說,《藍瑛畫維揚舟次》的視角是在舟楫上仰望城內風景,高處的建筑、山石、樹木均有呈現,“這幅畫可以看出寫實的基礎,對研究揚州地方文化、園林史有著彌足珍貴的意義。”

揚州裝裱技藝省級非遺傳承人卜繼宗不僅是參觀者,更是此次畫展的藏家之一,他為畫展提供了鮑婁先、陳康候等清末民初的揚州畫壇大家作品,“將揚州書畫三百年的作品一起陳展,可以清晰看到揚州畫派一脈相承的藝術精神。”卜繼宗介紹,鮑婁先的畫中充滿生活趣味,而陳康候的用色極為大膽,都值得反復推敲,“揚州畫派絕不僅是‘揚州八怪’的代名詞,在‘揚州八怪’后,仍有大家涌現,他們繼承先賢傳統,開拓創新,是揚州畫派重要組成部分。”

碰撞思想火花,探尋揚州畫派源起、發展

當天下午,在以“揚州書畫三百年”為題的國際學術研討會上,海內外知名美術和文化史學界專家、學者齊聚一堂,就清代揚州繪畫的起源、繼承和發展各抒己見。

“康熙盛世”時期的揚州有“海內名士,半在淮揚”之說,“揚州八怪”繼承和發展前人畫風,將傳統文人畫從脫離現實、逃避現實引向關心現實、注重現實,為后人留下了豐富的丹青作品。

“‘八怪’并非一說,也不止八人,展覽展出的就有十五人。他們標新立異,把標舉‘士氣’的文人畫推廣普及到民間,形成了一個影響深遠的畫派,但揚州畫派并不只有‘八怪’。”著名書畫家、書畫鑒定家、美術史論家蕭平說,清初,揚州與金陵、新安并為畫壇革故鼎新派的基地,石濤、程邃、查士標等大家居于此,活動于此。藝術大師潘天壽說:“石濤開揚州”,石濤的實踐與理論,孕育了揚州人對于文人藝術的審美情致,促成了“揚州八怪”的劃時代輝煌。

“此次展覽不只是著眼于‘揚州八怪’,而是把目光放至清初至民國間三百年的時間維度。這是以豁達視野,從揚州對傳統的繼承、轉化及文化建設等方面,提出了系統思維的課題。”中央美術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薛永年說。

故宮博物院原副院長、故宮博物院研究員肖燕翼,則將這三百年間的揚州繪畫和宮廷繪畫、宮廷收藏進行比較。他說,“揚州八怪”之一的李鱓是“八怪”中唯一曾供職于康熙身邊的畫家,身邊多是備受推崇的宮廷畫家,但他在罷官回到揚州之后,畫風、技法卻深受石濤、高其佩等人影響,終成自家風格,“相比于宮廷畫家,揚州畫派這些接地氣的畫家、作品,反而變成了富有生命力的經典。”